第1847章 陆府住宿好舒适(1 / 2)

这时候溢河三太子背着一身的筐,终于飞进了陆府,小表弟、四舅母和大表哥都在他背上。大表哥蹲在筐里,觉得这个大龙挺好,飞得稳。

“溢三儿!”陆子清一招手,“别走了,来一块吃点儿。”

溢三儿是大家对溢河三太子的昵称,毕竟巨鹿府挨着黄河,水系太多了,大漳河小漳河,随便哪条河沟子里的龙,都可以号称龙王几太子。民间百姓对于这些龙族,差不多也都叫几太子,但其实它们在龙族里面,只是地位很普通的河湖龙族,跟四海龙太子相比,那就差太远了。陆子清不但拥有龙族血脉,还是东海未来的驸马,未婚妻敖双是东海殿主,所以他的地位比啥溢河三太子高多了,喊一声溢三儿,会让对方浑身暖洋洋。

顿时溢三儿就在众人的目光中,变成了一个敦实强壮的青年,头顶着一对粗粗的龙角,把一堆箩筐丢在院角里码放整齐,才跟着陆子清一起来。

大表哥小表弟都看得两眼发亮,第一次见到龙族变人!两人立刻拉着溢三儿聊起来,要溢三儿跟着他俩一起坐。

陆子清则一路在跟四舅母拉关系,关心道:“你们怎么这么晚才过来呢?”

四舅母道:“还不是庭芳苑那边的孩子多,被你安排得太好玩了。黄雨恭在那边刚交了些朋友,一时也舍不得离开,只好迁就他俩又玩了一会儿。”

这时候几人正好路过给黄家安排的跨院儿,陆子清提议:“要不你们先到房间里洗把脸吧。”被孩子折腾得风尘仆仆的。

四舅母还不知道自己住哪个屋子,也想把身上的斗篷卸下来。

黄雨恭在跨院里四下打量着,随口道:“我本以为郡伯府金碧辉煌的,谁知跟我们黄家也没啥区别。”

陆子清笑道:“呵呵,本来就没啥区别,我们府上素来都很简朴的。家里很少有金子银子一类的装饰,用的东西都是只求舒服,打碎了也不心疼的那种。”

陆子清说着就找到了他们的房间,给他们指点道:“大表哥你是那一间,四舅母和小表弟、四舅住这一间。”

一些随车来的行李,都已经被仆人送过来了。

陆子清道:“虽然简朴了一些,但我保证房间里的东西,跟我们平时家里用的都是一样的,绝对不敢怠慢半分。像大表哥的房间,我娘说你已经是大人了,又是黄家长孙,须得有单独的房间才好。是以比其它兄弟的房间舒服一些。”

大表哥拉着溢三儿就进去了,哟呵,看着不错啊,真整齐!

说实话大表哥和溢三儿,都被房间的整齐程度给惊呆了,床单都仔细地塞进床垫全大周所有的人家都不同,甚至都不是绸子的,摸着十分的柔软舒适,似乎是白叠布。这个枕头更是奇怪,一摸软乎乎的,大表哥特别好奇,枕头里面到底是什么。

而且这房间虽然只给黄雨恭一个人住,却安置好了两张床,想必其他的房间也是如此安排的。

大表哥当即对溢三儿说:“三太子如果不嫌弃,晚上喝点儿之后,咱们哥俩一起住在这里,不用急着回去。”

溢三儿开心道:“那就叨扰了!”

溢三儿很少有机会住在别人家里,陆府的生活是他特别想要模仿的,这可不是在客栈里能感受到的。黄雨恭也低头看着地面,这地上不是砖头,竟然全屋铺满了毛绒绒的地毯,让人想直接在上面打滚。而且这地不凉,也看不见火盆,但就是不凉。

再抬头看看,这灯光好舒服啊……黄雨恭看到书桌上有一个花盆,里面长着一棵金灿灿的像火焰一样的小树!而且这小树上开着几朵小小的银花!纱灯罩在小火树上,就产生了非常柔和舒适的光线。旁边还有一个黑色的方形灯罩,让人一眼就能看懂用法,如果想看书写字,就摘掉纱灯罩,如果想睡觉,就把黑色的灯罩给罩在最外面。

黄雨恭震惊道:“这是什么宝贝?”

“啊,这就是火树!”溢三儿惊喜道,“是从雷津渡秘境里开采出来的火树!”

隔壁传来小表弟的声音:“娘亲你放下那个盆,我害怕……”

又听陆子清的声音赶紧道:“这些器皿都是送给舅母的!过几天还有新的样式送过来,到时候请舅母第一个来挑选,都是外面见不到的!”

大表哥的目光一下子转到房间的脸盆架子上,我擦,这架子上足足有四个琳琅脸盆!架在最上面的那个,是带有花色的彩色脸盆,看这个高度就知道,是洗脸洗手用的,一弯腰会非常方便。

大表哥很想知道,是不是隔壁的盆,跟自己房间里的这些不一样。自己的这个彩色脸盆,花色其实挺素的,里面只画了几匹马。脸盆架子旁边放了个水缸,还有个大号的铁瓶,大表哥见过陆子清送给爷爷的那只琳琅保温杯,这个铁瓶上虽然没有什么精美的花纹,但很像是大号的保温杯。黄雨恭无师自通地打开上面的木塞子,果然,里面是热水,还冒着滚烫的热气。

大表哥酸了,陆府确实是什么金子银子都不用,但特么的全是金子银子都买不来的东西啊!

大表哥跟溢三儿洗完了脸,就往床上一躺,我擦,这是什么感觉,床垫的软硬怎么这么合适,根本就不想起来了啊!这个床,这个床,它把我吸住